• 免費分享最新北京戶口資訊,轉載本站文章必須注明來源鏈接地址www.poolsolarpanelguys.com否則必追責任,絕不手軟!

    杭州急了,放寬人才落戶條件,北京上海加入其中

    資訊 2021-08-04 20:58188未知京戶網小編
    爭搶人才,杭州又出手了。
     
    8月2日,杭州高層次人才分類認定官網發布《關于杭州市高層次人才分類認定、住房保障、落戶等相關問題的政策解答(三)》的最新通知。
     
    文中關于人才落戶方面的政策解答中特別提到:
     
    對2017年以后錄取的符合條件的非全日制研究生,畢業后來杭參照全日制研究生落戶政策。
     
    我們先來看看杭州的全日制研究生落戶政策:
     
    全日制研究生以上學歷(碩士50周歲以下、博士55周歲以下),可享受“先落戶、后就業”政策,無需繳納杭州社保。
     
    這意味著,杭州針對人才的落戶門檻進一步放寬。
     
    其實,在此前的全國性搶人大戰中,杭州已經是最大贏家:
     
    2020年杭州全年新引進35周歲以下大學生約43.6萬,多年蟬聯全國第一。而根據杭州市委人才辦公布的數據,今年1-5月,杭州新引進35歲以下大學生人數230456人,已經超過2019年全年引進總和。
     
    人已經夠多,為什么杭州還要絞盡腦汁再出新招呢?
     
    怕是城墻之外,已是一片旌旗蔽日,杭州急了。
     
     
    自2017年打響搶人大戰的第一槍,戰火迅速席卷全國各個城市,眼下共計已有60多座城市先后開啟搶人計劃。
    即便是一線城市的廣州和深圳,也放開了膀子搶人,只要本科生即可落戶,更不用說其他缺人的三四線城市了。
    不過此前,全國還沒有參與搶人的城市還剩兩個:北京、上海。
    可最近,即便是這兩個一貫高冷的城市也坐不住了。
    在剛剛過去的7月,北京連發新政,先是推出了共有產權房出租辦法,又在《北京市引進畢業生管理辦法》中加入了定點搶人的內容。
    前者,從病根入手,通過壓制房價以吸引人才;后者,則是更為直接:
    全國高校碩士及博士畢業生,北京地區高校、京外地區“雙一流”高校本科生,均可由用人單位申請辦理引進。
    同時,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南京大學的本科生,符合條件可直接落戶。
    對于全國落戶最難的北京,這次的口子開的可真不小。
    上海的“覺悟”則來的更早。
    去年9月23日,上海發布《2020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
    《辦法》中將此前只有試點“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畢業生才有的落戶福利,擴大到了在滬“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
    這意味著,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同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的應屆畢業生,一畢業即可直接落戶上海。
    當然我們了解這兩個城市放開落戶背后的直接原因:老齡化嚴重。
    杭州的老齡化問題雖還沒到需要上綱上線的地步,但看著北京上海都開始發力,作為小弟的杭州難免著急。
    畢竟,兩個超一線城市也加入搶人大戰,這是非常有標志意義的。
    搶人的口子一旦打開,就會越開越大,未來北京、上海的落戶難度大概率會進一步降低,其他城市也會加大力度。
    對此我們可以概括為四個字:鲇魚效應。
    看著越來越多城市開始出手甚至下狠招,難免擔心自己再不發力,池子里的水就要被吸走了,那可不行。
    因此,越來越多城市開始插上旗幟點燃戰火,搶人人大戰愈演愈烈。
     
    城市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的競爭。
    對人才的吸引力,已然成為判斷一個城市影響力的最重要指標。
    伴隨著猛增的人才數量,杭州在產業、經濟、城建方面的成績突飛猛進。
    段位越高,越是需要高端人才的助攻。于是,在全日制研究生和博士的零門檻落戶后,杭州又對非全日制研究生這一群體敞開了懷抱。
    不過,這次落戶政策的調整可以說雷聲大,雨點小。
    政策對象,僅僅是非全日及研究生群體,且是2017年以后錄取的,兩個限定條件疊加下,涉及面并不廣。
    況且杭州的學歷落戶門檻一直不高,35周歲以下(不含35周歲)的全日制大專,也不過繳納一個月社保,本科、研究生、博士學歷則更為寬松。
    更別提還有針對人才的各項補貼和搖號傾斜了。應屆本科畢業生來,直接給一萬,碩士直接給3萬,博士直接給5萬。
     
    所以,落戶門檻這方面,從來不是杭州人才數量的命門。
     
    相比于如何吸引人才,放在杭州面前更為迫切的問題是,如何留住人才。
    要俘獲人才的芳心,給個戶口是遠遠不夠的,還要有相應的居住、教育、醫療保障,在這三方面,杭州路長且阻。
    當然,從另一個維度來看,這次落戶門檻的調整意味著非全日制和全日制在一定層面做到了平等、公平的享有落戶權益。
    而在此前,政策和社會對非全日制多多少少是抱有“歧視”的。
    2020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等五部門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業工作的通知》,強調對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就業權益保護,明確各地及用人單位應為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就業機會和落戶機會,不得設置與職位要求無關的資格條件。
    這次調整可以視作政策的進步。如此趨勢之下,未來會有更多的社會人士去攻讀非全研究生,造就出越來越多的人才。
     
    看到這,必然會有人忍不住發出靈魂三連問:對樓市有影響嗎?房價是不是又要漲了?房子是不是會更難買了?
    確實,影響樓市的第一要素就是人口。所有關于人口的討論,最終也會落到房子上去,有這樣的思慮無可厚非。
    影響肯定會有,即使政策的目的不是為了樓市,也難以避免其中一部分新落戶人才流入其中。
    不過個人認為不必擔憂。
    于新房,除非限價這塊大石頭被搬開,否則難有大幅波動;二手房,只要“房住不炒”的基調不變,在當下的節骨眼,調控之手不放松,杭州的二手房難有“過激反應”。
    倒是住房貸款額度,會因需求的增加而變得更加拮據,房貸利率繼續上漲成為趨勢。
     
    至于搖號,會有影響,畢竟供不應求的情況加劇了,但相當有限。
    當然,在新政之前討論這些,意義并不大。
    更多的話,留到之后再說。

    2003-2021 北京積分落戶政策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japan日本人妻熟老太